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基诺大鼓舞

admin 害羞妻子第一次玩换交 2020-02-08 749 0

  高密剪纸、木板年画、茂腔、泥塑……这些源自故乡山东高密的民间艺术,是莫言创作灵感的重要来源。其中,《檀香刑》让山东地方戏之一——茂腔为人所知。他认为,人在越贫困痛苦孤独寂寞的时候,越需要放声歌唱,释放内心的情感。而曲调悲怆的茂腔,是过去生活苦难深重的体现。“如果我的故乡有声音,一定是茂腔的旋律。”他说。

  茂腔与高密人的生活密不可分。即使在特殊年代,人们也将样板戏移植成茂腔。“我还不怎么懂事的时候,就跟着上台演戏,演些小土匪、小国民党兵。那时我就想,将来一定要写一部致敬茂腔的小说。”如今,《檀香刑》被改编成歌剧,在山东各地巡演。“用西洋的唱法,唱地道的中国故事,别具特色。”他认为。

  “小说故事都在说书人的嘴巴里,在民间的土台子上。”莫言认为,民族的艺术创作应该到民间寻根,民间生活是所有艺术创作的原料库。他认为,一味模仿西方的文学创作是没有出息的,必须写出具有民族特色、作者特色的作品,才能在世界文学的版图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  “精彩小说的关键,是强烈的戏剧性”
除了脚踏实地的民间生活、民间艺术,莫言作品充满想象力的笔法同样让人印象深刻。莫言提出,现实和想象的关系是辩证的:若作品中只有想象,就如同无本之木、无源之水,让人摸不着头脑;反之,只有对生活照相式的临摹,也没有意义。“现实取材加上想象力,就能成为艺术作品。它源于生活高于生活。”

  莫言提出,想象力时常来源于生活丰富的馈赠。以他的新书《等待摩西》为例。该书写于2012年,灵感来源于故乡当地一位民营企业家失踪的故事。小说记述了企业家的妻子靠捡破烂照顾老人、抚养孩子,数十年如一日地等待,并四处寻夫。

  “小说写完后放了五年,我发现,小说本身拥有了生命,开始生长。”五年后,莫言通过人物原型的弟弟得知,失踪的企业家回来了,并自称一直在深山老林的山洞生活,与世隔绝,不用手机,不问世间事。于是,莫言的小说由7000字延伸至15000字,并拥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。“生活的变化和发展往往比小说更让人意外。”

  这类有着强烈戏剧冲突的故事正是莫言所偏好的。“我的第一部作品是话剧,但小说更容易发表,于是改写了小说。我对戏剧的爱好始终没变。”他认为,精彩小说的关键,是带有强烈的戏剧性。通过剧作家的观察方式,能挖掘更多生活中具有冲突性、戏剧感的场面、人物、语言,这为他的小说创作积累了大量优质素材。

admin
非遗中国:基诺大鼓舞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